崇祯重征天下第八十八章截肢手术

金华历史网 2020-08-15 21:50:08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八十八章 截肢手术

月明星稀,夜深,人却未静.

在这一夜,京师的九城巡检司和锦衣卫全体出动,后来东厂也加入了进来,全城搜捕擅闯诏狱的刺客.

不知有多少百姓,本来早已进入梦乡,残破的家门却被突然一脚踹开,全家老xiǎo连衣服都顾不得穿,就被举着明晃晃的刀剑的军士赶到寒冷的院子中.

紧接着就是翻箱倒柜的大搜查,将百姓们那本来就没什么家当的家中,折腾得乌烟瘴气,一地鸡毛.

那些军士们往往还顺手牵羊,将百姓家中稍微值钱一diǎn的东西,毫不客气地揣入自己的怀中.而那些无助的老百姓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东西被公然抢走,连句话也不敢説.

这还算是幸运的.如果家中的男人长得丑陋或是壮实一diǎn,还有可能被认为是有刺客的嫌疑,当场锁拿.这一家若拿不出足够的银两赎人,那就等着人在顺天府衙中被打残,甚至打死吧.

更有些丧尽天良的军士,竟当着全家人的面,良家妇女.那作恶时发出的邪恶的哈哈大笑声,混杂着妇女被蹂躏时的凄厉惨叫声,在夜空中久久飘荡.

这就是大明天启四年正月里的京师.

而与此同时,在信王府的红萼楼,一场性命攸关的手术,也在紧张的进行当中.

尽管杨涟一再坚持,但没有曼陀罗花,包玉怜无论如何也不敢直接为他截肢.

朱由检见杨涟精神越来越差,也知道时间不等人,再不抓紧时间抢救,恐怕他和左光斗就真坚持不到天亮了.他一狠心道:"杨大人,干脆我还像在诏狱时那样,把你打昏!"

"不行!"包玉怜急忙阻止道,"即使二位大人陷入昏迷,那锯骨之痛非同xiǎo可,还是会把人疼醒的!"

"那怎么办?"朱由检也没了主意,心想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也实在太落后了!

此时,蕊儿突然怯生生地问道:"我这里有些…蒙汗药,不知可否使得?"

"使得,当然使得!"包玉怜兴奋地道,"蒙汗药就是用曼陀罗花配成的,这下连配药的时间都省了!"

其他的人却是一头黑线,除了朱由检以外,谁也猜不透这金枝玉叶的王妃娘娘,怎么会有江湖上的下三滥才喜欢使用的蒙汗药,她存着这药又有何用?

不过此时救人要紧,谁也无暇深究.包玉怜忙按照蕊儿的吩咐,从她卧房衣柜的一个锁着的xiǎo匣子中,取出了一包深褐色的粉末.

"不用口服,从鼻孔吹入一些即可.可千万不要用多了,太多会死人的!"蕊儿宛如行家般地叮嘱道.

杨涟和左光斗吸入少许蒙汗药后,果然沉沉睡去.

包玉怜见药已生效,打开药箱,取出一把寒光闪闪的xiǎo刀,和一张精致的xiǎo锯,手却开始不住地颤抖,脸上也变得苍白.

朱由检诧异地问道:"玉怜xiǎo姐,你不舒服么?"

包玉怜紧张得声音都发颤了:"王爷,玉怜没有不舒服,只是…玉怜见过父亲为病人截肢,却从未亲手作过!这截肢的部位又过于靠上,我怕…我怕自己医术不精,害了二位大人!"

包括朱由检在内,满屋子的人登时傻眼.敢情飞机上了天,才知道驾驶员没飞行执照!

但事到如今,不马上手术也不行了,朱由检一狠心道:"玉怜xiǎo姐,你尽管全力施为,我给你打下手.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万一不成,那也只能怪二位大人运气不好!不过我相信,你一定行!"

有了朱由检的鼓励,包玉怜胆子壮了些,立即开始进行手术.

这台手术放在前世,那叫"高位截肢",本来也算不得什么特别复杂的手术.但在这个时代,就面临很多难以克服的困难.除了麻醉以外,最大的难diǎn就在于止血.

当包玉怜xiǎo心翼翼地运刀下切,割断杨涟的股动脉时,鲜血喷涌而出.那股动脉是人体最粗的血管,内径将近一厘米,比xiǎo手指头还粗.一旦被切断,用正常的手段根本无法止血.

在这个最为凶险的时刻,包玉怜终于恢复了医者的本色,沉下心来,冷静地命令道:"王爷,用力压住杨大人的股动脉,千万不要松劲!"

朱由检在前世本是见血就晕的主儿,此时赶鸭子上架,也只好伏下身来,使劲地按住杨涟大腿内侧的股动脉.

杨涟的血果然流得慢了些,但仍是汩汩而出,不一会儿就流了一大滩,让人见了触目惊心.

史可法和孙传庭都是进士出身,平日严格尊奉"君子远庖厨"的圣人之训,连杀鸡都没见过,哪里受得了这种视觉上的刺激,纷纷转过身去,不忍再看.

即使是武林出身,杀起人来毫不手软的蕊儿,也觉得心中发颤.这救人比杀人更难百倍,她虽自幼习武,对常见的跌打损伤也有些办法,但这截肢手术又何曾见过,一时紧张得手心都攥出汗来.

平时楚楚可怜的包玉怜,此刻却是这些人中最勇敢的人.只见她运指如飞,用烧炙过的金针穿上缝衣用的棉线,将那不断涌血的股动脉血管细细地结扎起来.之后,再.[,!]用那把精致的xiǎo钢锯,一diǎn一diǎn地将杨涟的大腿骨锯断.

听着那钢锯锉骨的声音,朱由检心惊胆战,豆大的冷汗不断地从额头冒出,再滴落到楼板上.

忽听"咔嚓"一声脆响,杨涟的腿骨已经完全断开,脱离身体的残肢掉到朱由检的眼前.因为在诏狱中早被打得稀烂,残肢上根本没有多少血肉,仿佛刚刚剔过一般,露着白森森的骨头茬子.

朱由检终于再也忍不住,胃里一阵翻腾,猛地一张大嘴,哇哇大吐起来.

包玉怜却毫不分神,用纱布将截肢的断面一层又一层地紧紧包裹住,直到不再往外渗血为止.

朱由检吐了一阵,刚刚缓过diǎn神来,包玉怜即冷冷地道:"王爷,吐完了没有?后面还有三条腿!"

众人忙了一夜,直到寅时三刻,才将杨涟和左光斗的截肢手术圆满结束.

包玉怜此时疲惫至极,刚刚説了一句:"两位大人又流了不少血,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来…"就突然两眼一黑,昏了过去.

朱由检大惊失色,忙将包玉怜抱在怀中,焦急地呼唤:"玉怜xiǎo姐!玉怜xiǎo姐!"

蕊儿也挣扎着走了过来,探了探包玉怜的鼻息,宽慰朱由检道:"王爷,玉怜xiǎo姐没有大碍,只是这几日从蕊儿受伤开始,就一直日夜劳,昨夜又耗神过甚,暂时昏厥了.只要让她好好地睡上一觉,自然就恢复了."

朱由检心疼地望着包玉怜,见她紧蹙双眉,面色苍白,顿时大生爱怜之意.他一把将她横着抱起,走进隔壁的卧房,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,又给她严严实实地盖上了一床棉被,只露出俊俏的xiǎo脸.

蕊儿悄无声息地跟了进来,将头靠在朱由检的肩上,幽幽地道:"王爷,你还没有这样抱过人家呢!"

朱由检吓了一跳,赶紧涎着脸解释道:"事急从权,我这不是怕这个唯一的医生也病倒了么.她要是真病了,你和那六个病人可怎么办!你可不要多心啊,嘿嘿嘿嘿."

"不要忘了,王爷您也是个病人啊!"蕊儿此刻心情大好,故意开玩笑道,"昨夜,玉怜xiǎo姐没顾得上给您金针过穴,可见王爷身上的毒已经缓解了不少.蕊儿想着,玉怜xiǎo姐也算与王爷有过肌肤之亲了,王爷何不把她收了,也做个王妃呢?"

"这个…"朱由检不好意思地傻笑道,"蕊儿别逗为夫了,我可真没这个意思,再説人家玉怜xiǎo姐还不愿意呢,嘿嘿嘿嘿…"

"你当我是傻子,看不出来?"蕊儿鄙夷地道,"玉怜xiǎo姐身世可怜,与王爷既有了一番际遇,早就对王爷芳心暗许.至于王爷,您那diǎn花花肠子,蕊儿早看得一清二楚!若不是有剧毒在身,恐怕王爷早就对玉怜xiǎo姐下手了!説不定,连那梅兰竹菊四姐妹,还有伊伊,也都得让您给收了!"

朱由检见自己的心事被蕊儿一语道破,老脸顿时涨得通红.

蕊儿见了朱由检尴尬的样子,突然促狭地笑道:"好了王爷,蕊儿不过与你开几句玩笑罢了,看把你给紧张的,汗都冒出来了!蕊儿又不是妒妇,您贵为信王,多立几个妃子也是应该的!只是…"

"只是什么?"朱由检见蕊儿説到这里,突然飞红了脸颊,也不禁情意大动,将她一把揽入怀中.

"只是…待王爷病好之后,一定要…一定要先与蕊儿同房!"蕊儿鼓足勇气,终于説了出来,声音却是细如蚊吟.

面对这近乎裸的挑逗,朱由检早将身上的剧毒抛到了九霄云外,紧紧地搂着蕊儿,喘着粗气道:"我已经好了…你竟敢讥讽本王好色,好,本王现在就重重责罚你!"

蕊儿惊慌地一边躲闪朱由检的狼吻,一边xiǎo声道:"王爷,玉怜姐姐还在这里呢!"

朱由检却不管不顾地继续发动进攻,终于印上了蕊儿那滚烫的樱唇.

蕊儿嘴唇遭袭,全身如遭电击,再无半分力气,软软地倒在朱由检的怀中.

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隔壁传来史可法的惊喜叫声:"殿下,恩师醒转了!"

蕊儿一惊,马上恢复了理智,轻轻将朱由检推开.

朱由检也只好尴尬地整了整衣衫,口中应道:"来了来了!"心中却忍不住大骂:"史可法,你大爷的!"

安康哪里专业治白癜风
养生美容网
小儿口臭
友情链接